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空山秋叶

感悟生活,涂鸦心情,结识朋友。

 
 
 

日志

 
 

走在街巷的手艺人  

2009-11-28 20:03:38|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在街巷的手艺人 - 空山秋叶 - 空山秋叶

     小时候总能看到走街穿巷的各种手艺人,他们大多挑着担子或背着包裹,嘴里吆喝着,一家一家地揽生意。印象最深的有箍桶,补碗,补锅,爆炒米,修棕梯,和裁缝。每当有手艺人来揽活儿干时,总会围着一大圈的孩子们,他们有的手里还端着饭碗,有的嘴唇上还拖着鼻涕,一个个眼巴巴地看得出神。

那时我家居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有一二十户人家。每当临近过年,大约十一月到十二月脚下,爆炒米的就会来做生意。随着一声“响了”的大声吆喝,“嘭”一声巨响,一锅炒米爆好了,顿时炒米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大院子。听着这声响,闻着这香味,家家户户有小孩子的人家,在孩子们的期盼目光的纠缠下,大人们一个个拎着米筲箕,铅桶,脸盆,米叉袋等等器具摆在爆炒米的旁边地上排成队。所以第一声炒米机开盖的炸响象广告似的引来了源源不断的后续生意。爆炒米的人看到如此多的生意在等着也来了劲,一只手“噼啪噼啪”使劲地拉着风箱,另一只手一圈一圈不停地摇着架在炉火上的炒米机。各家各户拿来爆的不光是米,还有黄豆,蚕豆,玉米(爆出来的玉米本地方言叫作泼榴,洋名叫作哈立克),宁波年糕(台湾人叫雪饼)。如果从家里拿几颗糖精来就能吃到带甜味的爆米花了。整整一个下午都能听到爆炒米机的定时的轰响,有时往往要干到天黑,等我们吃过了晚饭再出来时,地上爆炒米炉子留下的没烧尽的煤炭屑,还在闪烁星星余烬。这时爆炒米的忙碌了一天,从板凳上站起身,伸个懒腰,挑着担子一头消失在夜幕之中。

箍桶匠的身影也会不时地出现在大院子里,因为时常有他要干的活儿在等着他,那就是家家户户的马桶。箍桶其实正规地叫作圆木,箍桶匠开的店称作圆木作。以前人们往往说“造房请了个箍桶匠”嘲笑请人做事不对路子。其实箍桶匠的活儿也很专业,要是修马桶打水桶脚桶之类的活儿让一般木匠来做的话同样难以胜任。孩子们围着箍桶匠最想得到的是箍桶匠干完活留下的旧铁箍,抛铁箍是那时男孩子们衷情的玩意儿。

补碗在孩子们想来是最不可思意的活计,只见补碗的匠人坐在板凳上拿着破碗“滋姑滋姑”地象在拉胡琴,一会儿在碎碗上钻出了一对对小坑,然后用有点象钉书钉一样的钉子轻轻敲在碗上,补好后的碗居然真的一点也不漏。有时候还能见到补缸和甏之类的。有句歇后语叫作“江西人补碗——自顾自”,那“自顾自”的读音与手拉钻在瓷器上“滋姑滋姑”钻孔的声音实在是唯妙唯悄地相象。

补锅的匠人出来揽活得带上一只具有风箱的小炉子和坩锅。谁家拿出漏了的铁锅来补时,匠人总是先把锅对着太阳光照一照,找到漏洞后就用锯条皮将洞的四周刮干净,有时候这一刮,小洞就变成了大洞,拿锅来补的人就会急忙在旁边说:“我这锅原来是小洞,你把它弄大了,是不是想多要钱?”补锅的匠人连忙解释道:“不刮干净补不牢的,钱是按锅上洞的数量来算的,大小没关系”。等到坩锅内的铁水熔化得差不多时,补锅的匠人一手拿着一块厚厚的布团,布团上还撒有象是草木灰的东西,然后托在有漏洞处的锅底,将熔化的铁水倒在锅里有洞处,迅速地用一根布头卷成的象母指般粗细的布棒将铁水抹在漏洞处,再蘸上些象泥浆一样东西涂抹其上,锅就算补完了。但补锅的活儿命中率并非百分之百,补好的锅倒进水一试有时还是漏水,那就得返工重来。

记忆中修棕绷的匠人似乎很少能揽到活儿,除了大热天里看到有人家将棕绷抬出来,给翻新或紧一紧,那些修棕绷的匠人有时秋冬季也出来转悠,一声声地叫着:“阿要修棕梯噢”,然后没人家理踩他。孩子们也嘲笑地学着他的腔调喊着:“阿要偷东西噢”,修棕绷的匠人只好失望和有点恼怒地离开大院子。

有一个老裁缝几乎每年都要到我们的大院子里来,给这家或那家做衣服,而且一做就是十天半个月。那是个典型的老式裁缝,既没有缝纫机也不会使缝纫机。但还是有好多人家请他做。当然大多数做的都是中式衣裤。老裁缝做衣服全靠手工,飞针走线的功夫很是了得,特别是中式衣服的钮扣都是手工制成,很好看和挺刮。老裁缝对人很和蔼,鼻梁上老是架着一付老光眼镜,一边做着活儿一边喜欢逗孩子们说话。我们喜欢拿他的象小老鼠似的划线的粉包玩。有一次老裁缝还一本正经地叫我们猜迷语,他说道:“大姐快嘴快舌,二姐明星亮月,三姐钻头觅缝,四姐忽冷忽热”。叫我们猜四样东西,其实这四样东西就是老裁缝出来干活随身所带的做裁缝的家什。

老裁缝们等的老手艺现在已离我们越来越远,但这些手艺人和他们的手艺活儿其实也是那个时候社会生活的一种写照,或许也可以说是民俗文化的一部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